????来此途中吴中元一直在猜测隗城发生了什么变故,想到了各种可能,唯独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,隗城周围此时已是一片汪洋,汹涌的海水笼罩了四面八方,将隗城困在了中央。

????四面的海水离地数丈,已经远远高出了隗城的城墙,在高于城墙的水面上聚集了大量的虾兵蟹将,与传说中半人形态的虾兵蟹将不同,这些虾兵蟹将都是大型的水生动物,大虾倒是没见着,但大螃蟹是真的有,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尖牙利齿的巨型怪鱼和长着粗大触手的章鱼乌贼,蜿蜒游动的蛟龙也有,为数还不少。

????城中此时已经乱成一团,惊叫声倒是不多,但城中火把乱动,不问可知是城中居民正在四处寻找出路。

????吴中元曾经去过隗城的王宫,知道王宫的位置,此时王宫外的广场上汇聚了大量火把,广场四周还燃起了许多火盆。

????由于距离尚远,火光晃动,便看不清广场上的具体情形,只能隐约看到广场上站着两群人。

????这么大的场面,对手是谁也不用猜了,肯定是南海龙族,寻常人等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实力。

????惊诧之余,吴中元更多的还是疑惑,隗城怎么得罪南海龙族了?龙族搞这么大阵势,这是想干嘛?

????自远处观望也看不出个所以然,想要弄清原委必须进城,眼下他有两种选择,一是直接光明正大的飞进去,二是偷偷摸进去。

????短暂的斟酌过后,吴中元选了后者,在此之前他从未跟龙族打过交代,对这种生物缺乏足够了解,愣头愣脑的冲进去,搞不好是要吃大亏的。

????他身上穿戴有青龙甲,而青龙甲是有辟水效果的,借着树木的掩护悄然靠近,悄无声息的浸入水中。

????此时那些大型水生动物都聚集在海面上,水面以下没什么东西,青龙甲的辟水效果也不是将海水彻底分开,而是将身体周围的海水阻隔在外。

????走出不远,一只巨大的螃蟹自头顶上方游过,吴中元有感,抬头上望,这螃蟹可真够大的,没有两千斤也得有一千五,这玩意儿要是搬回去,能供一个围城吃上好多天。

????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罢了,有没有那么大的锅来煮它暂且放在一旁,只说海鲜这种东西,也只有沿海地区的人能够吃得惯,内陆很少接触海鲜的人肠胃根本就受不了。

????为免暴露行踪,也不使用灵气,控驭青龙甲自林下圈绕移动,片刻过后到得东门外,在城墙和海水之间有一处宽约三丈的无水区域,城墙上站着守城的士兵,这些人还算训练有素,没有被吓破胆,也可能是已经被吓破胆了,只是硬着头皮没有逃走罢了。

????士兵都在仰头上望,没人留下城墙下面的情况,吴中元疾速靠近,翻墙而入。

????“什么东西过去了?”有士兵转头回望。

????其他士兵都在仰头上望,没人接他的话。

????这时候已经临近三更了,城里光线很暗,没有火把照明的地方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,不过伸手不见五指只是对普通人而言,对吴中元来说白昼黑夜没什么区别,进城之后自城中街道拐折移动,很快便到得王宫前的广场附近。

????广场周围站立了大量持拿火把和兵器的士兵,广场上站着两群人,其中一群是黎万紫和祝千卫等人,人数约有二三十人。还是一群人背南面北,人数也在二三十,这些人就不是人了,全是水中异类幻化,一个个长的奇形怪状,身上都穿着怪异的盔甲,手中持拿的兵器也与常见的兵器有所不同。

????为首的有三个人,两男一女,年纪都不大,两个男的应该有二十五六,略长的那个佩剑,略少的那个佩刀。女的年纪要小一点儿,想必跟他的岁数差不多,也就二十出头儿,手里拿着一支白色的笛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兵器。

????跟身后那群歪瓜裂枣不同,这三个人都是高瘦身形,两个男的长的器宇轩昂,潇洒英俊。那个女的相貌也很是俊美,确切说的是非常俊美,瓜子脸,大眼睛,眉宇之间满是贵气,这三人的五官有相似之处,应该是兄妹。

????三人身上的衣着也很是华贵,有些像染色的绸缎,却又不似绸缎那般轻柔黏身,穿戴在身很是笔挺,其色调以红黄为主,蓝青为辅。

????这三人无疑是龙属幻化,至于具体是什么龙不得而知,由于它们不曾动手,便无法准确判断它们的灵气修为,凭借感觉来判断,它们的灵气修为应该都在黑气三虚之间,尚未晋身白气三灵。

????只要对手没有晋身天仙,就有得打,且不管能不能打得赢,至少可以打。

????此时这三人正在与祝千卫等人谈判,龙族一方说话的是那个用剑的年轻人,隗城一方说话的既不是祝千卫也不是黎万紫,而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,此人乃淡紫居山修为,应该是之前被隗兮气的离家出走的二长老妘茨,此人在隗城辈分最高,资历最老,有他在,的确轮不到祝千卫说话。

????在他来到之前谈判应该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,但谈判明显没有结果,此时那用剑的年轻人已经显得很不耐烦了,而妘茨一直在赔笑脸说好话。

????虽然妘茨的态度很谦恭,但他并没有答应对方的要求,对方的确是南海龙族,它们此来有两个目的,一是阻止隗城北迁,理由是隗城先祖一直臣服于南海龙族,仰仗龙族的恩赐临海谋生,此番北迁属于忘恩负义。

????第二个目的是来讨还龙族失落的兵器,也就是祝千卫所用的虬龙戟,按照他们的说法,这虬龙戟之前为龙族所有。

????对于龙族的要求,妘茨的解释和答复是隗城此番北上只为避难,待得六道平定,他们还会搬回来,届时年供祭品都会加倍补上。

????听得这里,吴中元心里有数了,原来龙族不让隗城迁走是担心断了供奉,要知道隗城可是南海之滨最大的部落,每年献祭大海的三牲六畜肯定不在少数。

????对于龙族的第二个要求,妘茨的解释是祝千卫所用的虬龙戟乃三族黄帝所赐,而黄帝乃金龙临凡,御赐之物,岂能转赠他人。

????对于妘茨的说法,佩刀的年轻男子不屑一顾,“金龙乃我龙族圣祖,龙血延续,见之四海,他一个两足嬴虫,与我龙族有什么关系?!”

????听得此人言语,黎万紫鼻翼抖动,看得出来她是想出言反驳的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,只是微微抬头,无疑在察看星辰,判断时间。

????“二王子容禀,我们所说确是实情,绝不敢诓骗欺瞒,还请二王子……”

????佩刀男子高声呵斥,“少啰嗦,即刻把虬龙戟交出来,我的耐性可没有我大哥那么好,若是再予拖延,我可要亲自动手取了!”

????“二王子息怒,”妘茨陪着笑脸冲佩刀男子作揖,转而又冲佩剑男子和年轻女子拱手,“大皇子,三公主,三位皆是名门望族,脱俗人物,还请高抬贵手,放我们一条生路。”

????用剑男子斜视妘茨,“你们忘恩负义在前,窃据神兵于后,我没有落下波涛,尽诛严惩已属开恩,你们竟然不思感恩,得寸进尺,真是欺人太甚,不可救药。”

????妘茨无奈,只能继续求情讨饶。

????和平从来都不是卑躬屈膝求来的,妘茨的言语越谦恭,龙族就是越是盛气凌人,那个年轻女子话语不多,只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说了一句,‘大哥,若是他们交还了兵器,就放他们走吧。’

????大哥没接话,二哥不满的瞪了它一眼,“忘恩负义之人,岂能轻易放过?”

????“大哥,别跟他们啰嗦了。”佩刀男子面露杀机。

????佩剑男子皱眉不语,沉吟片刻点了点头。

????得到大哥许可,佩刀男子转头看向祝千卫,“你是双手奉上,还是我亲自拿取?”

????祝千卫紧握虬龙戟,怒目不语。

????“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”佩刀男子迈步上前,“既然你一心求死,我就成全了你!”

????“你他娘的要成全谁呀?”吴中元穿过人群,走进广场。

????“哪里来的野货,竟敢辱骂本王?!”佩刀男子气冲斗牛。

????“我不但敢骂你,我还敢杀你……”

????.

????.人仙人鱼青衣生日补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