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安以夏心口被莫大的痛苦填满,伤心满满的望着湛胤钒。

????她努力咽下哽咽,低声问:“你一直在骗我,你有个孩子,你没有告诉我,是不是?”

????湛胤钒低声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件事我可以解释。婳儿,你先冷静下来,好吗?”

????安以夏大声怒问:“你是不是在骗我,你是不是有个孩子?”

????湛胤钒被她崩溃的情绪震住,拧眉看她。

????高月容忍不住道:“婳儿啊,孩子是湛胤钒的,但也是你的啊,你怎么这样呢?难道你现在忘记过去,连孩子都不能接受了吗?孩子他做错了什么?”

????安芯然忙点头,朝他们走近了几步,又不敢靠太近。

????安芯然着急的说:“姐,孩子是无辜的,难道你要让一个五岁的孩子没有父母吗?你如果不接受他,小安星多可怜,他才五岁啊!”

????五岁的孩子没有父母,你让他怎么独立生活?

????就算忘记了过去,孩子也是你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!

????安以夏听见家里人的话,随后再看湛胤钒,“孩子已经五岁了?”

????湛胤钒看着她,随后点头。

????安以夏紧咬着唇,眼泪哗啦呼啦的滚。

????心底被海一样深的难过的填满,难怪六年前他不去找她,整整六年都不去找她,原来是因为他有了别的女人,有了家庭甚至还有了孩子。

????她一直不能理解,过去有多大的怨恨,会让她拒绝再跟他在一起。

????安以夏眼泪滚滚而下,她明白了,她全都明白了,因为他期间,是真的放弃了她,和别的女人结过婚,有过孩子,六年他都不去找她,因为他要顾及他身边人的感受,是不是?或者说,他那时候对她,就是没有了感情。

????安以夏忽然间心里好乱,看向湛胤钒,张张口,眼泪滚落的同时,问话卡在喉咙发不出声音。她张口嘴巴抽搐,不见声音又抿紧唇。

????湛胤钒面色暗沉,平复压制着情绪,上前一步,他依旧沉稳大气,面对她。

????他低声道:“我怎么会伤害你?纵然还有一些事情没告诉你,也是因为时机不对,才暂时没有告诉你,但我并没有欺骗你。婳儿,说好要相信我,可以做到吗?”

????安以夏张张口,委屈的哭出声。

????她又咬紧唇,哭声渐大。

????湛胤钒靠近她,将她往怀里抱,“我的心,一直都在你这里,怎么会欺骗你?”

????湛胤钒根本就没懂安以夏忽然间情绪崩溃的点在哪里,接受不了她生过孩子?接受不了忽然听见的这个事情?还是接受不了一下子就当妈妈了?

????安以夏在他怀里哭得很大声,像受了莫大委屈只能通过哭声来发泄一样。

????这一着变故令安家人都看傻了,这什么情况?

????没有人说话,安静的看着。

????湛胤钒在安以夏终于平静一点后,拿上衣服带她先离开,甚至都没来得及跟安家好好打个招呼就走了。

????人走了,套房里安家人互看,顿时唏嘘不已。

????安芯然低声说:“我姐……好像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她连小安星都不记得了,怎么会这样?”

????高月容叹气,“是啊,连那么疼爱的儿子都不记得了,我们这些人,她更加不记得。”

????安芯然往旁边一坐,还沉浸在刚才她姐当着所有人面大发脾气,说哭就哭的画面中,那还真跟她姐一点都不像,倒像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安以夏,脾气不能自己控制的未成年人。

????大家再见过现在的安以夏之后,都觉得怪怪的。

????高月容低声说:“这个病……这不算是个病,可它什么时候才能好?”

????安芯然低声说:“妈,我姐那么排斥安星,那孩子一辈子不能见母亲吗?那得多可怜?”

????所有人都觉得安以夏的反应太激烈,而且抗拒得很奇怪,她是在抗拒自己有孩子这件事,还是在生气湛胤钒欺骗她有孩子这件事?大家都摸不准头脑,觉得安以夏这脾气发得有点的莫名其妙。

????安以夏被湛胤钒带回南郡,一路都在难过的哭。

????湛胤钒跟她说话,她几乎是拒绝的状态,不回应,不回答。

????车子停在南郡别墅外,安以夏准备开门下车,湛胤钒第一时间锁了车门。

????安以夏推不开车门,侧目看他,湛胤钒对上她已经通红的眼眶,又心疼。

????他倾身靠近她,将她搂在怀中,低声哄道:“你说你哭什么?这么一点小事情不值得哭,别哭好吗?”

????安以夏哽咽问:“孩子在你身边,在江城吗?”

????湛胤钒点头:“在,要见见他吗?”

????安以夏猛地推开他,眸中愤怒彰显。

????她转身推门要下车,可依然推不开,只能被迫困在狭小的副驾驶。

????她愤怒的转向湛胤钒,“我为什么要见他?凭什么要见?!”

????湛胤钒皱眉,耐心的解释,“也是你的孩子……”

????“不是我的孩子!”安以夏怒声反驳,“我不要他来分享你的爱!”

????就算那个孩子的母亲不在他身边了,有一个孩子在,湛胤钒一辈子都会跟他们有斩不断的联系。

????她为什么要别人的孩子?他喜欢孩子她给他生啊,她也可以生!

????湛胤钒听蒙了,几分严肃的盯着她看。

????她为什么拒绝儿子?

????她能再次接受他,却不能接受他们的儿子?

????湛胤钒轻声道:“婳儿,过去,你很疼爱他,非常喜欢他,宁愿自己受苦,也不愿孩子受委屈。”

????安以夏摇头不听,捂着耳朵反驳:“我过去还怨恨你,还不想再跟你在一起!不要拿过去的事来左右现在的我。现在的我,已经忘记以前,我是一个崭新的我,你别再强迫我去接受过去我愿意的事!”

????湛胤钒无话可说,面色凝重。

????她不能接受儿子,可儿子那边怎么办?

????eric想念母亲,想得晚上在偷偷蒙在被子里哭。儿子才五岁,已经足够坚强。他不能再剥夺孩子的母爱。

????湛胤钒陷入两难,看着安以夏过激的反应,内心在挣扎。

????湛胤钒试图再劝,“只是见见……”

????安以夏怒红着眼睛,心口被妒忌和愤怒填得满满当当,她瞪着他,一字一句道:“不可能!想都别想!”

????湛胤钒深吸气,随后开了锁,率先下车。

????安以夏此刻很敏感,听见他背对她关车门的声音震响,眼泪瞬间狂飚,张张口:他不要她了?

????“湛胤钒?”

????哽咽出声,推门下车,一把抱住湛胤钒,头脸紧紧贴着他胸膛。

????她哽咽的哭声越来越大,自己哭得停不下来。

????湛胤钒想安慰,又找不到安慰的点,她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了,还哭得这么伤心。

????“好了,没什么可伤心的,不见就不见,我听你的,以后什么事都听你的。就算不见,也不用哭成这样,你又不是泪人,是不是?”

????湛胤钒语气声音放低放软,不停的叹息。

????安以夏咬紧唇,哭声一时间停止不了。

????湛胤钒轻轻拍她肩膀,随后低声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想跟我一直在一起,不受任何人的干扰,孩子不行。”

????安以夏不停的点头,眼睛都肿了,小脸通红。

????“只要我们两个,谁都不能分开我们,女人不行,小孩也不可以!”

????湛胤钒抱住她,将她裹进大义中,低声叹气:“我的宝啊,你是不是太任性了点?”

????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容忍?

????想起曾经她怀上eric的时候,她瞒着他偷偷去医院手术的事。

????当时无法理解,怎么问她都不愿说实话。

????当然,她说的理由他自然不相信的。

????如今,她没了任何顾忌,倒是自动说出了原因。

????只为了跟他在一起,不愿意任何人分享他的爱和关心,即便孩子也不行。

????湛胤钒不知该满足理解,还是该叹息。

????但好在他们已经有了eric,所以,她不要孩子,那就不要了吧,只是苦了eric了,等以后,慢慢想办法让她接受eric的存在。

????湛胤钒拥紧安以夏,轻拍了两下她肩背。

????低声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别再哭,你今天忽然发脾气,让家里人看着多惊讶多担心?你哭成那样,把大家都吓着了。安静平复一下情绪,待会儿给家里回个电话,好吗?“

????安以夏点点头,“嗯。”

????湛胤钒长吐了口气,埋头亲了下她头顶。

????带着她进别墅。

????安以夏一抽一抽的哽咽,在别墅门口迟疑着。

????湛胤钒回头看她,问:“又怎么了?”

????安以夏轻声说:“我不是太任性,我就是很爱你,不想别人分享你。”

????湛胤钒当即了然的点头,随后上前拍拍她肩膀,“好、好,我明白,我知道,以后这个话,我们都不提了,好不好?”

????安以夏点点头,湛胤钒抱了她一下随后轻轻揉了揉她眼睛。

????安以夏进了厅里,平复了很久,湛胤钒手机递给她,让她给家里人通话。

????安以夏扭捏着不肯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表情、脸色已经身上每一个毛细孔带着拒绝,摇头。

????湛胤钒低声道:“快,已经接通了,高女士等你说话。”

????安以夏微微张口,随后眸色有点恼怒,怪湛胤钒自作主张,然后勉为其难结果手机,皱紧了眉头。

????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但好在她说了句“你好”之后,对方高月容开启了高分贝的对话,听起来是比较开心的,好像并没受聚餐他们立场的影响。

????安以夏挂了电话后,才恍然大悟,实际上只要你愿意去做,也不是特备的难,并且这个过程也不是那么难过。